玉儿月碧

是蝙粉。
特喜欢冷西皮。
极度杂食,什么都吃。
没有专产,常常互攻。

【蝙蝠铁】口哨,响指,和托尼


  前言:OOC注意,这是一篇作者在迟迟学不会响指口哨的情况下写出来的文,我也想有人来教。

  补一个复联三观后感:我当初起的什么题目。

001.
  全美的姑娘都知道哥谭那个笑起来像在发光的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精通口哨和响指。
  当然。花花公子,口哨响指,这些词语当然很有联系。没有人专门记录过他神采飞扬地打响指头的样子,尽管那很迷人,但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而且口哨,这世界上没有花花公子不会吹口哨,布鲁西一小段轻佻的调子就可以轻易引来全场姑娘的视线。他吹得很自如,技巧纯熟,完全是这方面公认的大师。偶尔会有舞伴赞美他做这两个小动作时眼尾带笑的模样,但没人思考过他是怎么学来的,从来没。全美的八卦报纸读者一致默认:他天生就该学这个,playboy想讨姑娘的欢心怎么能不掌握这两招?
  思维直接,布鲁斯很庆幸。即使是最多管闲事的八卦记者,也没问过他“您吹口哨打响指的技能是从哪学来的”这种毫无爆点的问题。
  最好永远没有。他确信“托尼·斯塔克”这个回答永远能引燃娱乐版记者的热情。

002.
  布鲁西又在哥谭举办了一场酒会。
  与往常没什么不同的,盛大而且一贯铺张,他熟识的那些拥有双重身份的企业老板全部到场。光彩照人的上流名媛比以往还要来得多。
  看见奥利弗·奎恩作为星城的知名花花公子准时进场时,联盟顾问惊讶了一瞬。而后暂且脱离Batman模式的布鲁斯在绿箭侠的眼神解释中意识到直接从瞭望塔赶来参加酒会的奎恩总裁是换班来的。
  “也许是一贯好心的闪电侠或者超人,我记得他们这一整周都没跟女朋友订过约会。”哥谭阔佬合时宜地露出布鲁西专有那种天真活泼灿烂的微笑,迎上远道而来的奥利弗。他知道那种笑总能让绿箭侠吃不消的,所以他相当以此为傲。
  东道主吹起口哨跟星城的客人打招呼,在他停住时奥利下意识接上了一段,其技术纯熟得不相上下。布鲁西起了一点兴趣,吹完整支曲子。在座的宾客都得承认那个结尾的升调完美极了。奥利盯住他,没止住自己的哨音。
  这种对决,或者说排遣机会是不常有的,于是他们兴致勃勃地开始了较量。星城人丝毫没有让着哥谭吉祥物,联盟顾问也并未对绿箭侠放水,这完全是场实打实的对战,全场的目光都集中于此。布鲁斯选择一边吹某首钢琴协奏曲的调子一边用响指打节拍,时机卡得精准至极;而奥利弗变着花样上演了一场鸟类合奏,声音惟妙惟肖。布鲁斯没意识到自己微笑的弧度越来越大,他们终止游戏时全场都在鼓掌,声响像流水和惊雷,而奥利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布鲁斯,你这技术真的是很不错,哪儿学来的?”
  布鲁斯不知道事态是何时失控的,导致奥利弗问了那个问题。
  哦,不。我不应该配合他玩什么口哨攀比游戏的,我又不真的是个用小把戏吸引姑娘注意的韦恩少爷。绿箭设计了什么?他是怎么让我玩得这么开心的?天呐,我太放松警惕了。我现在得编造事实,说阿尔弗雷德吧。
  “他是我教的,当然厉害。”
  奥利觉得全场的客人都能听见。
  托尼·斯塔克,虽然来迟,但是从不放弃搅和布鲁斯·韦恩想独自承担的事。
  布鲁斯八岁时他就那样,说不定八十岁了他还那样,改不了的。

003.
  好的,现在有人应该要写一写布鲁斯学会运用边缘音原理、管的定律和空腔谐振原理的过程了。一个娱乐版记者跃跃欲试地想。他手头上有大把从酒会现场传来的第一手资料,而他争着赶明日头条。
  他需要让自己编造——不,推测,推测而出的报道在一众同行的力作中脱颖而出。那是有些困难,但他是位非常优秀的八卦记者,很有真才实干,从不畏惧挑战。
  首先要仔细揣摩酒会现场的照片,感谢部里新添的相机。记者先生调出一张照片,无限放大再放大,定格在当事人的表情上。提供照片的现场人员标注这张照片为“韦恩听见斯塔克为我们提供明日头条的一瞬间”,他摸着下巴研究起来:“布鲁西很显然在无奈,他的眉毛挑起了一点弧度。没有恼羞成怒,不是特别意外,可以看出宽容。我几乎能确信他不会因此责怪斯塔克。”啊哈,已经有一些灵感了。
  快速记下自己的推论后,记者先生打开一个竞争对手抢先曝光在网上的视频,冷静分析起全过程:“首先是花哨的口哨比试,嗯哼,视听享受。而后才是重头戏,横插一脚的托尼·斯塔克。旁边奎恩的表情很有意思,看来他也照样热衷八卦,人类通病。布鲁西回应的第一句话是‘噢,托尼,真迟’,附赠微笑。他面对斯塔克时好像没法克制微笑似的,嘴角就没有撇下来过。他没慌张,但他的计划被斯塔克打乱了,他打算说谎来的。为什么下意识隐瞒?他不希望自己和斯塔克的青春期小秘密被别人窥探。对,青春期,斯塔克应该是在十几岁时教会他的。我可以将这个推测写进报道。接着看斯塔克,他还是像往常那样那样笑的,洋洋得意又张狂——不,不,等等,那个样子是自豪吗?他为了布鲁斯而骄傲?”记者先生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按下暂停键,满脸不敢置信,又惊又疑。
  精通微表情的记者先生反复揣摩起斯塔克脸上的表情,他意识到那个笑真的很满足。
  “托尼·斯塔克,AKA钢铁侠,为我们哥谭宝贝精湛的小把戏而骄傲,为一点共同的回忆而快乐,为教导过他一件小事而满足——或者是为宣示主权而满足。天呐,这代表什么,不可思议。”
  记者先生关掉视频,迅猛地打开空白文档,摁响了键盘。
  “为什么他们的绯闻总能压下去?他们是怎么还能缩在柜子里泡到姑娘的?这样的稿子我写过多少遍了,怎么还不能逼得他们公开?”记者先生一边斟酌语句一边愤恨地思考。
  “怎么,他们难道还没互通心意吗?谁信啊。不会读微表情的傻子都能看出布鲁西总是在纵容斯塔克胡闹,而斯塔克有多护着布鲁西,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到底为什么不敢公开?”
  记者先生停了一下。
  见识过上流社会人心黑暗的记者先生心揪了起来,他脑子里现在有些不好的推测。但是不要紧,他每次写稿子写到一半都冒出同样的想法,下一次听到爆料时还是会乐颠颠地摁响键盘。
  “操你的斯塔克,如果你敢委屈布鲁斯,我们哥谭的骑士随时准备找你麻烦。”
  记者先生将自己这句心声修改得委婉了些,放到报道结尾。
  好的,完成工作,完美。
  这个威胁会起作用的。
  哥谭记者对他们本地的骑士有信心。
  记者先生心酸地想。
  我有说过记者先生是哥谭本地人吗?写文章时偏心得要命,又讲究得要死,即使混在娱乐版也兢兢业业,自我克制的那种,韦恩小粉丝。
  咳,也许这就是这个整天瞎写给韦恩家带来烦恼的八卦记者至今仍没被布鲁斯收拾的原因。

004.
  新的哥谭公报已经摆在餐桌上,韦恩家主镇定地扫过财经版,阅读起了娱乐版。
【想想吧,十来岁的斯塔克少爷熟练地秀着他那些小把戏引诱好奇心旺盛的小布鲁斯,反反复复地,擦响手指,发出哨音。这一切看起来是那么令人着迷。小布鲁斯如何能抵住这样的诱惑?口哨和响指是成年人调情的把戏,半大的少年如何忍住不去学习?】
  他眉毛抽了抽,心里只觉得好笑。
  【如今的布鲁西吹起口哨,打响手指时,没有一次是不笑的。他想起以前和托尼那些好时光,心里肯定总是泛起快乐。】
  布鲁斯合上报纸,他不笑了。
  “是时候收拾那个娱记了。”
  他怎么什么都敢点破。
  操,安东尼买来写软文的吧。
  韦恩家主执起他的叉子,切割起餐盘里的煎蛋,越思考越怀疑。
  在他解决完一整个太阳蛋的时候,托尼买通一个优秀的哥谭记者在他们本地报纸的娱乐版上潜移默化暗示他的可能性已经被计算出来。
  “零,因为没有动机。”
  布鲁斯推翻计算,作了结论。
  而且他见过那个八卦记者,超犟。空有一身才干,偏生喜欢混迹娱乐版。批评外地花花公子像莫里亚蒂呛声福尔摩斯,对他就是春天般友善的揶揄,明显是个韦恩吹,不可能被外地人收买。
  布鲁斯叹气。
  他的私人手机亮了起来,是托尼的信息。
  “哇,亲爱的,你们本地的报道是写得最出彩的,克林特当着我的面读了三遍。我以前都没注意过,写报道那家伙是你的粉丝吗?”
  布鲁斯回道:“是的,黑暗骑士铁粉,布鲁西宝贝拥护者,哥谭最牙尖嘴利的娱记。公开呛声过招惹我的外地playboy十七次的good guy,我很钟意他。”
  “他对我意见很大?”
  布鲁斯挑挑眉,重又翻开报纸。
【总而言之,希望这位纽约超级英雄能想起来,我们哥谭还有一位永远拥护王子与哥谭的骑士。但愿他有足够的毅力跨过重重阻拦,把布鲁西从哥谭骑士的保护圈里带出来公开。我猜那是个艰难的工程吧,祝他好运。】
  布鲁斯没忍住又一个微笑,慢吞吞地打字:“他对我的超级英雄绯闻对象意见都很大。”
  “我懂了,又是一个喜欢Brubat的可怜人。”
  没有,事实上你根本不知道他多挺钢铁侠/布鲁西。就是有点口是心非,总假装他代表哥谭人看不上你。
  布鲁斯笑得有点开心了,他回复:
  “大概是吧,我也挺喜欢这对的。”
  托尼干脆拨来一通电话,手机铃在韦恩老宅的餐厅里起了回声。布鲁斯听着自己设的特殊提示,略带心虚地秒接了。咳,希望家里孩子没听见。
  “嗨布鲁斯,早上好,我刚才截屏了,你最好付出一点可爱的小代价让我删掉它。”托尼的声音一如既往,极富活力,不怀好意。
  布鲁斯用手背敲敲桌面,提问道:“Hmm,早安,那句话有什么爆料意义吗?”
  “你知道,如果它被我Po上社交网络,一分钟之内就能刷爆Brubat的标签。”托尼循循善诱。
  “我不是很在意这个,但代价可以听听。”
  说真的,哥谭王子和他骑士的纠葛已经风风雨雨地传了那么多年,全哥谭都相信他们是真心相爱,不差一个公开。
  “……我想听你像奥利那样学鸟叫。”
  是的,鸟叫。这么不成熟的行为由布鲁斯干一定还要好玩。托尼昨晚围观口哨比试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布鲁斯无声地清了清嗓子,直接使出自己作为蝙蝠侠时最阴沉的嗓音嘶声说:
  “痴心妄想。”
  电话那头的托尼响亮地吹了声口哨:“虽然这已经棒透了,但我的条件还是鸟叫诶。来一声嘛布鲁斯,来一声就能省掉一堆麻烦了。”
  “蝙蝠侠不接受威胁。”布鲁斯在两句话之内改变了语调,从蝙蝠怪换回温柔多情的甜心,“而且哥谭王子觉得,跟自己的骑士谈一场柏拉图恋爱不是坏事。”
  “哇哦。”托尼大惊小怪地重复了一遍感叹词,“哇哦,布鲁斯,我很遗憾,我就知道你迟早要走到这一步的……”
  “对啊,全世界都知道布鲁西很爱哥谭也很爱蝙蝠侠。”
  托尼发出心碎似的声音:“就不能看在我曾经教会你边缘音原理、管的定律和空腔谐振原理的份上秀一手吗?”
  “你没教那些,你教的是口哨和响指。”
  “我当初又不是没讲它们的原理,但你根本没在听!”托尼控诉他。
  布鲁斯呛声:“你小时候是个糟糕透顶的物理老师,记得吗?那种站在讲台上要被学生轰下台的半桶水,根本不管人家听没听懂。”
  “可你明明一直在夸我厉害,布鲁斯。从小时候夸到现在。”
  “……好吧,天才,你真的很棒。现在放我去开会可以吗?布鲁西也有钱要赚。”天呐,卢修斯听见这借口肯定非常感动。
  这时,窗外传来一声响亮的鸟鸣。
  两声。
  “不,等等,托尼,那不是我……”
  “Hmm, so? ”
  韦恩董事长沉默以对。
  该死,是时候拆掉院子里那些多余的喂鸟器了,韦恩家不需要鸟叫装点生活。拆完就去收拾娱记,只要我找到空闲时间。
  最后布鲁斯凑近手机,吹了一个气音,挂断电话。
  他不太想知道托尼听见后是笑倒在餐桌前还是伸手捂住脸了。

005.
  斯塔克家的少爷又来拜访韦恩老宅了,带着老管家没法欣赏的礼物,兴致勃勃地摁下门铃,直奔韦恩家现任的家主而来。他到的时候韦恩少爷在书房读一本书,丝毫没有起身接见客人的意思,但嘴边是起了一点笑的。
  托尼绕到窗前将韦恩家向来配色贵气的窗帘拉得更开些,回头打了招呼,落座在这个十来岁的,尚在求学的韦恩家主旁边旁边,开了个话题,就着书里晦涩的物理公式天南海北地聊。他说化学元素,也谈粒子对撞,而且总是在讲得兴起时打出一个响指。他肯定是才学会就来炫耀的,布鲁斯之前没见他做过这个。见识过不少成年人卖弄这一手的韦恩少爷观察着好友的动作,承认他学得还算到家,同时也认为这种行为真有点幼稚过头了。
  刚刚还在回想牛顿祖母叫什么名字的布鲁斯没意识到话题是如何拐偏的,一脸兴味的安东尼在吹过一段爱因斯坦钟爱的小提琴曲之后竟然开口询问:“你要不要学这个,布鲁斯?”
  “我还没到能和女孩约会的年纪,托尼。没必要学。”布鲁斯在书上的某个公式旁写下一道评注,头也不抬。
  “布鲁斯,口哨和响指又不是只能用来调情,这是偏见。”
  “我不用学这种引人注目的小把戏,我足够瞩目了。”
  “早晚要学的,一个口哨响指大师的教学机会就摆在眼前,我不信你会拒绝这个。”
  布鲁斯搁笔,抬头看他。
  托尼停顿一瞬,对上好友洞悉一切的表情,最终摊开手选择坦白,“好吧,我想教你,拜托,布鲁斯。”
  “原因?”询问者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
  因为我今早上刚照着指导资料自己学会,觉得独自一个人茫无头绪地摸索这些技巧真是太惨了,我希望你有人教。
  “因为我刚才突然构想到你长大以后,在酒会上尽出风头想个打响指宣布派对开始,却打不出声音的画面。听着太惨了,我不希望它发生。”托尼信口道。
  “那是鬼话,在我能独立举办酒会之前,我会学成的。”
  “但我想教你,我想要这个荣幸。”
  它们本应该是由你爸爸来教的。我不清楚我们谁惨一点,但我就是不能丢你一个人学这些玩意儿。
  “哎。”
  布鲁斯还是叹气,他不管几岁叹气都是那个样,而托尼总能听出同意的意思。然后他说:
  “那你就教。”
  物理书被妥帖地放回书架上,托尼把它推进最里面,露出笑容。
  安东尼总是能在他的朋友这儿得偿所愿,他为此骄傲。
  因为布鲁斯总是纵容他骄傲,也纵容他悄悄为自己抚平伤疤。

006.
  结尾应该有个鬼故事。
  蝙蝠侠在瞭望塔发现一份充满圈圈点点和评注的当日哥谭公报娱乐版报道选段投影,和他还是没开始跟托尼·斯塔克谈恋爱,不知道哪个比较像。
  呃,我猜是后面那条。
  但是不要紧,叫他们去约会是世界人民的呼声,早晚会谈的。
  就像参与了点评的正义联盟成员都会很惨一样,早晚会的。
  只是日程大概会排在韦恩家主拆掉他们家多余无用的喂鸟器并且抽空收拾那个哥谭娱记之后,遥遥无期吧。
  毕竟他又不是真的对联盟同事刻薄如斯,也不会动小儿子与哥谭候鸟们联系感情的桥梁,还有一点点欣赏那个古怪的娱记,并且一直坚信自己跟老朋友安东尼牢固的友谊不可动摇呢。

【END】

评论(17)

热度(2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