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月碧

是蝙粉。
特喜欢冷西皮。
极度杂食,什么都吃。
没有专产,常常互攻。

【不义Brubat】一百英尺外的飞机轰鸣


  前言:OOC,强行操作不义背景。蝙蝠侠和布鲁斯异体,非精分,互攻暗示有。这就是个反抗军最有钱支持者韦恩先生和反抗军首领蝙蝠侠的异地视频电话恋爱故事。听着各种轻音乐写出来的草稿文字,没润色。
  欢迎提意见,我超喜欢评论!有批评更好!
  你批评一下我可能我就滚去润色文章了(小声)。

001.
  蝙蝠侠又在跟他的情人通电话了。
  哈莉冲姑娘们比起口型,背对监视器。
  恶,陷入爱情的愣头青。
  每星期都这样。

002.
  蝙蝠侠从没拿过微型监控摄像头的录像去教训那群姑娘。
  他确实是常跟韦恩通信,对话也并不完全公事公办。蒙难的小王子还有闲心跟他调情,看来私生活仍然过得多姿多彩。他们不是伴侣,顶多有过一段肉|体|关|系。现在蝙蝠侠流落在太平洋一处矿井底下,离他五百英里*不止,自然对他毫无约束。
  阿尔弗雷德被骑士留给了他的王子,布鲁斯每次发来通话都会敲敲摄像头问阿福的饼干收到没,润了没,还好不好吃。他说这是阿福拜托我问的,你好久没跟他问安了。这个假装幼稚的中年人总是极尽所能地给蝙蝠侠归属感。
  见不到日光的地下基地对蝙蝠侠的心理健康一点好处也没有,里面伙食也差得够可以。布鲁斯真的没法不记挂这只迁徙在外的哥谭蝙蝠。尽管他每天都得处理一大堆公司事务,花很多时间应付政府盘查,把账单做得滴水不漏,免得暴露自己仍在资助蝙蝠侠的事实。但他依旧抽得出时间跟蝙蝠侠联系,可能政权的傻瓜前脚刚走出韦恩大厦他后脚就打开通讯器。这对他来说不难熬,他全心全意地支持反抗军。
  因为他全心全意地相信蝙蝠侠。他很久之前就对这个暴躁男人的原则坚信不移。
  他偶尔会想想未来。战争胜利那天,他的大厦肯定围满记者,争先恐后地问是什么支持他资助反抗军那么多年。然后他会眯起眼睛,从爱情和友谊中选一个答。
  他多希望那个时候他能答爱情。

*注:500 Miles(五百英里),经典民谣,充满乡愁。

003.
  他们当然不是不吵架。谁能跟蝙蝠侠相处半辈子而不吵架?所以吵架是理所应当的,但冷战在这种时候很不恰当。
  至少摁掉一个可能十万火急的通信请求就很不明智。
  布鲁斯坐在办公室里,把眉头抚平,捏着鼻梁,开启屏蔽器,同意了通话请求。
  “线路安全,”他言简意赅地说明情况,“保证无人监听。”不会有红蓝两色的大个子撞破玻璃冲进来质问我为什么没依诺保持中立。他没补充这句,没像往常一样玩他的黑色幽默。
   “我要出发去见阿瑞斯了。我主意已定。”蝙蝠侠撑着手,手侧硌着自己的胡子,眼睛缺少神采,脸色近似憔悴。
  下巴光洁的韦恩先生撇下嘴角,语气镇静,仿佛他的话语全然不带个人情绪:
  “你必定后悔,长官。”
  “布鲁斯,”蝙蝠侠的瞳孔微微收缩,转向一旁,“或许我不该告知你。”
  “你是不该。你和我那么像,我知道自己无法劝服你。你只是要我帮你分担,和你一起心焦。”他压下一声冷笑,“你习惯自我承担,可你的潜意识不拿我当外人,你没有办法不打两星期前那通电话。等你开始讲自己的计划了才打算住嘴,可是我已经被拖下水。我自愿跟你吵架,自愿坚持不懈地劝说你。我能使你动摇,更能使你坚定。”
  “你要的是一个傻瓜反驳你的计划,完善你的纰漏,然后促使你坚定决心。”
  “现在,去登飞机吧,蝙蝠侠。你的傻瓜赞助商没有办法改变你的规划,只能祝你得胜归来。”失败也不要紧,我不会离去。
  他喉头颤动。
  “你心里清楚,我是唯一永不离开你的那一个。”
  蝙蝠侠只是叹气,只说一句话。
  “我很久没听过你自称傻瓜了。”
  布鲁斯突然说不出话。蝙蝠侠永远知道怎么动摇他。
  “早点脱身。”
  最后他这样说,关掉视讯窗口。
  我也想你。

004.
  蝙蝠侠在失眠。
  战争已经进行了五年。阿瑞斯是世界上最糟糕的盟友,他第四年的计划一败涂地,搞得战争进程一团糟。第五年的计划尚未形成框架,他还没有告诉布鲁斯。他本来是要今晚提的,可他今晚的开场笑话毁了谈话气氛。
  他说,布鲁斯,你看着困得像是昨晚跟一派对的超模睡过一样。
  然后布鲁斯没有生气,一点也不在意地回答:“说什么呢,我忙得要命,五年没睡过姑娘了。你上个月在床上真的很辣。下次回来睡我是什么时候?”
  蝙蝠侠哑口无言地坐回椅子上,完全忘了脑子里预设的话题。
  布鲁斯注意到他脸色古怪,挑起眉头:“怎么?仍然介意我把你摁在床上来的那一回?可是你叫得真的很开心。”
  蝙蝠侠没有表态。
  我是在想……你认为我们是伴侣关系吗?你五年不找床|伴,只跟我做|爱,定期打电话嘘寒问暖……我们对这个问题互相回避那么多年,你会在这时提它出来吗?
  “阿福做的饼干吃完了。”他再次回避了疑虑,只是这么说。
  布鲁斯一下笑起来,发出几个气音,眼睛眉毛都弯得很好看。
  “你喜欢上次寄来的全部曲奇吗?”
  “嗯。”蝙蝠侠吃得饼干盒空空如也,自然知道那盒子里有三分之一的巧克力曲奇并非阿福出手。
  “那么下一回还是老口味。”布鲁斯从镜头之外摸出一块白巧克力含进嘴唇,试图用舌头和口腔融化它们。
  蝙蝠侠咳嗽一声。
  “那么,巧克力块最好……我是说,提醒阿福不要再把巧克力碎块切那么大。”
  布鲁斯眨眨眼睛。
  “我以为你喜欢巧克力胜过我。”
  蝙蝠侠忍不住咕哝起来:“做曲奇的那个人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布鲁斯不置可否,捏起下一块巧克力。混合榛果,我真是幸运儿。
  他用舌尖刮过嘴角。
  自然,最后这场谈话什么正事也没有讲成。
  知道有一个人在远方爱着你的感觉实在太让人沉迷。

005.
  布鲁斯和蝙蝠侠在战争间隙里偷过很多吻。
  他们避着全世界去吻对方的额头、睫毛,紧接着吻嘴唇,把所有计划外时间都用于唇齿交流,在开口交换情报之前他们都快活得好像自己真是对方情人一样。最后一次交换吐息之后,他们之间就会有个人主动站出来驱散暧昧,讲述自己的下一步计划。这么一点时间不够他们做任何过火的事情,他俩都心知肚明。
  那个恶人并不总是归蝙蝠侠做。布鲁斯发觉自己吻得过火时就会先一个挣脱暧昧氛围,舔干净下唇,从上衣口袋抽出蝙蝠侠需要的小玩意,或者递过去一个蠢兮兮的土气手提包,接着再凑过去吻一回,拍拍骑士的肩将他放走。
  而布鲁斯自拔不能的时候蝙蝠侠就抚着他的脊背拉开距离,绕过所有敏|感部位,避免发展更多。这时蝙蝠侠会被揪起衣领,放任布鲁斯埋头在他脖颈,略带嘲讽地说“绅士风范”。他便得以脱身,退开几步装模作样地给小王子吻手礼。
  接吻而且做|爱,交付信任却拒绝恋爱。这种关系该如何定义?
  他们拒绝给出答案。

006.
  “今年挑什么日子给阿福过生日?”
  “Huh,我的生日礼物在路上了。”
  “……我现在开车出去挑,让那车气球开慢点。”

007.
  战争开始的第五年,阿尔弗雷德错过了他的生日。
  蝙蝠侠捏紧拳头。
  阿尔弗雷德的生日是白鲸*。布鲁斯·韦恩亦如白鲸,永远无法追寻到手。
  他只希望身处这场战争中心的他不会成为亚哈*,不会失去理性。

*注:不义漫画提到的白鲸梗,指费尽心力仍然追寻不得的事物。
*注:在《白鲸》中,亚哈船长满心向白鲸复仇,失去理性,成为独断专行的偏执狂。

008.
  韦恩家的宅子空了。
  布鲁斯·韦恩暗中资助反抗军的事情没能留到战争胜利才公布,他也没能对着镜头从爱情和友谊中选一个做原因。
  当着满厅政权骨干的面,哥谭王子仰起脖子,话语掷地有声:
  “我仍然认同他的信念。”
  “蝙蝠的标志已经烙在我心口,取代你们成为希望。”
  对方的反应并不理想。
  这里地板真的很凉,我讨厌这寸蝙蝠侠曾经走过的土地。他闭上眼想。

009.
  蝙蝠侠没有赶赴任何用布鲁斯·韦恩设计的死亡陷阱。布鲁斯也没有因他而死。
  这倒真是场豪赌。幸好我还有点知名度,也没有因为唠叨激怒超人。
  韦恩董事长坐在单人牢房里,抬眼看天花板上的监控。
  如果方便的话,我出去之后要对着全世界跟蝙蝠侠谈谈爱情。然后哪间报社的问题都不答,让他开着蝙蝠飞机掳我走。
  他咧开嘴,又很快收起笑容。
  一定是这地方无聊得让我昏了头。他用指甲敲敲墙皮,合上眼睛。
 
010.
  战争结束于第五年。人们从损坏的建筑中钻出来,为人类的胜利而欢呼。
  蝙蝠飞机在日光下划过,引来满城注视。它靠近围满记者的韦恩大厦,距离约莫一百英尺。
  记者们收回探究的视线,举起话筒。
  “韦恩先生,请问是什么使您坚定地站在反抗军阵营如此之久,全无动摇?”
  布鲁斯·韦恩仰起脖子,领带被哥谭吹来的强风刮乱。他听着无线电耳机里隐约的飞机轰鸣与蝙蝠侠的呼吸,慢慢低下头。
  现在所有人都把蝙蝠侠视为领|袖,他们一点也不方便。他们大概永远也不会方便。
  “这问题怎么还用回答?你知道他的精神有多可贵,先生。”
  他摆摆手,没有多说一句,没有提及爱情。
  那架飞机便没有带他走。

【END】


  我:等等,大家看开一点。
  我:这架蝙蝠机还不是要回韦恩家,降落在蝙蝠洞的嘛。这故事应该不伤感吧?他们没有分开,晚上甚至还要睡。

评论(2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