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月碧

是蝙粉。
特喜欢冷西皮。
极度杂食,什么都吃。
没有专产,常常互攻。

【法师组】书信往来(上)


*OOC,是旧文,没有后续。
*有HP的设定,前世今生梗。
*BUG非常多,发现还请指正,接受批评。
*因为情节需要,虚构阿斯加德送信方式。

001.
  洛基喜欢写信。用魔法短暂地避过所有人,拿出自己学过的外语,写上一段发自肺腑的感受,随心写出的短诗,或对于某本魔法古籍的抨击,然后填一串乱七八糟的收信人和地址,点火烧掉——点火,这就是他们阿斯加德人的寄信方式,有够方便。当生存在魔法里的递信者发现“查无此人”后,就会默声地任由信件被烧个精光。洛基知道,这些递信者一定厌烦自己那一大叠寄不出去的信。
  写东西真是种放松心情的好方式。当洛基脑海里萌生了一些不能告诉索尔、奥丁甚至弗丽嘉的想法时,他就闷在房里写信,写很多很多信。他写了几百年,从未有一人收到过这些以“Yours Loki”结尾的,透露着敏感、焦虑、悲伤与野心的信件,因为他填写的收信人都是虚构的好听名字而已。而收信人地址也千奇百怪。像是“坐在飞翔于仙宫半空的鸽子背上的Mr. Ice coco”或者“戴着绿围巾卧在半空中酣睡的Mr. Mage”这样的,就是些非常合适的倾诉对象。
  但洛基,写过上千封信的洛基——啊,他实在没有想到的是,会有个什么法师戴着绿色围巾浮在空中睡觉!而且现在还是白天!
  于是这千分之一的可能性促成了一封回信。多妙的缘分。
  他捏着桌上的回信,责备着自己的疏忽,心里产生的焦虑比写下这封信之前还要多。
  “幸好这次寄出去的信纸上没什么出格的语句,只有一些赞颂本人的诗句、读书笔记和不明显的交友意愿。”洛基想着,抚去焦虑,隐隐怀了一些期待,拆开本不该出现的信封。
————————————————————————
Dear Loki,

午安,我是一位就读于霍格沃茨的巫师。

我对于您的问候感到高兴。而您对于我方才处境的形容,“戴着围巾睡在半空中”,实在是太切实了。无论您是如何看到的,我必须解释一二,那只是一些新生大胆的玩笑,我本人其实并没有这样的睡眠习惯。

我对于您为洛基这位神明写的礼赞诗非常感兴趣,冒味一问,您是否因为与他同名才研究得如此之深呢?请问您的参考文献来源于何处?我实在太想借阅这些古籍了。

最后,请问您是否愿意成为我的友人?您可以来霍格沃茨见我,我很乐意分享自己的红茶。我的名字是史蒂芬•斯特兰奇,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一位级长。

愿梅林保佑你。

Yours Stephen.
————————————————————————
  来自阿斯加德的法师愣了一下,折起信纸。
  哇哦,出乎意料的老气横秋。
  他没有犹豫,用魔法造了一张便条,愉悦地写上“Yep,我答应”,外加一句“P.S.想寄信,把信纸烧掉就行”。填上名字,然后烧掉。
  送出便条后,洛基罕见地紧张了一会,他坐在原地反复思考着这件事的弊端。坏处永远都列不完,但优点也是显而易见的——这让他感到愉悦。那么,仙宫的王子就乐意做这件事。
  “也许,也许,找一个没法到奥丁跟前告状的法师做笔友,不是件坏事呢。毕竟我乐意,我可以做一切自己乐于做的事。”
  洛基在心里权衡一二,最终选择了纵容自己;也没有毁去这个不知道属于哪一界的小法师的回信,而是郑重地收进怀里。他现在不那么在乎海姆达尔会不会发现自己无关紧要的小秘密了,他其实一直清楚海姆达尔对告状这活儿不怎么热衷。
  上午的阳光盈满了洛基的整个寝宫,他拿起一本书,浸在光里翻页,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等来一封回信。但洛基拆开信封时离奇地发现,他一点无名火都没起,而且整颗心都泛着不容掩盖的满意。
————————————————————————
Dear Loki,

这实在是太神奇了,你的便条是凭空出现的!啊,我烧掉它后你真的能收到吗?

洛基,这真不可思议,你是英国人吗?我们这里都用猫头鹰寄信,给予它们信使的职务。我有一只灰色的。而你的方式比请猫头鹰长途跋涉更加方便,如果能广泛运用,一定是一场魔法界的变革。也许我该向邓布利多校长请教一二,你介意吗?

我很高兴你愿意做我的朋友,希望我能配得上!以及,我依然对你拥有的书籍念念不忘,请问它们可以外借吗?

我要去吃午餐了,一个半小时后还得去上课,晚上再给你写信。你真是我一天中遇到的最大惊喜,洛基。

祝安。

Yours Stephen.
————————————————————————
  感谢那个发明了这种寄信方式的阿斯加德法师!洛基咧开嘴笑着,抽出自己最喜欢的羽毛笔,选了一张母亲送来的信纸,开始给这位小法师埋头写信。
  哦,洛基是如此确信,对方一定是个喜欢故作老成的小孩儿!小家伙因为惊喜和崇拜而流倾在信纸上的语句实在太有意思了,使得阿斯加德的王子非常想对他卖弄一下自己独特的幽默与魔法水平,而且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尚未经历成年礼。
  “哦,我一定要问清史蒂芬住在哪一界,然后带着他想看的书找到他的家,送给他。我还可以写一大篇赞颂自己的长诗夹在书里,抱着那些信,落到他跟前告诉他:我其实就是谎言与恶作剧之神,洛基本尊。他脸上的表情到时候肯定会非常有意思,哈哈。”
  洛基没法阻止这些可爱的想法往外冒,他脸上也带着一种可以称之为可爱的微笑,但他没有察觉,以为自己看上去还是原来那个模样严肃、性情冷漠的小王子洛基。他就嚼着这样一抹亲善可爱的微笑,对着信纸斟酌用词,下笔时急时缓。
————————————————————————
Dear Stephen,

日安,我收到你的信了。现在,我要做一个迟来的自我介绍:我是来自阿斯加德的法师,洛基•奥丁森。

(好吧,看来我们亲爱的洛基决定放弃这个小惊喜,对自己新交的朋友坦诚一些了。因为他要做一个正式的自我介绍,而且几乎九界中的每个生灵都知道,阿斯加德的洛基是个什么神,没什么好瞒的。)

其实,你收到的第一封信是误寄的。我并未料到,胡乱填的收件人地址会为我带来一封如此正式的回信,我真是出奇幸运。这种寄信方式是阿斯加德独创的,感谢你对它的欣赏,史蒂芬。我可以给你说说这个魔法的原理,但,很抱歉,未经允许,我不能让你透露出去。我还是有点儿顾虑这个的,就当这是属于我们彼此的秘密吧。用猫头鹰送信的方式也很有意思,我还没听闻过呢。

诶,我着实是个学识浅薄的人,史蒂芬。我不知道英国是哪个国度,请问它处于哪一界?霍格沃茨该如何进入?哎,我对这些问题充满疑惑。我会去查阅古籍,或者问问阿斯加德的智者,你也可以在晚上的时候跟我多说一些。

至于那些书,如果我能偷偷出门去霍格沃茨作客,一定会为你带上。你想看魔法理论还是咒语全书?或者是专门讲禁忌魔法的禁书?有时学点禁忌魔法也没什么要紧的,备些底牌总是好事,而且学习这些魔法的过程其实非常有趣。希望你最终的答案不是古早魔法起源史,哦,那东西真叫人没法看下去。但如果你想看,我还是可以给你带。

最后,希望这封信没有干扰你的课程。晚上见,史蒂芬。

静候你的回信。

Yours Loki.
————————————————————————
  洛基将这封信审视了好几遍,却越看越觉得糟。在认为自己构造语句的水平无可救药(他以前可从来不这样认为)之前,他干脆地填上收信人,点着了火,把信烧个一干二净。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正式给一个活生生的人写信。”洛基安慰自己。
  他决定去查一查“英国”和“霍格沃茨”的资料,为了不再显露自己的无知。他一头扎进阿斯加德的藏书馆,耗了近半个小时也一无所获。因为阿斯加德的藏书馆不像维基百科更新得那么快,也不会对所有事都记载得无比详全。洛基到底也只是挑到了几本魔法书,预备带给史蒂芬。最后他别无选择,差点去问海姆达尔。
  算了,我宁愿等史蒂芬回信。如果他因此嘲讽我,我必定不会再与他来往。
  洛基在闷闷不乐中迎来了史蒂芬的便条。

002.
  史蒂芬•斯特兰奇是一位优秀的霍格沃茨高年级生,担任斯莱特林级长一职,颇有学识,深受小蛇们的爱戴。
  有那么一个上午,穿戴整齐的斯特兰奇级长在休息时间睡了过去,侧卧着,就睡在一片空旷的草地上。他本来是在看一本属于课外范畴的魔法起源史的,当他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向图书馆归还这本老古董时,他几乎是立刻轻松地睡着了,头发混进草屑也浑然不知。
  然后,灾难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史蒂芬睡得天昏地暗,全无知觉。几个胆大包天的格兰芬多新生靠近了他——天呐,胆大包天简直不足以形容那些鲁莽的小狮子。这些捣蛋鬼洋洋自得地捏着手心里的魔杖,大声地念了一句拉丁语,就让史蒂芬晃晃悠悠地、轻飘飘地浮了起来。他的围巾几乎从肩膀滑落,而史蒂芬丝毫未曾觉察,甚至依然熟睡着。他最近一直忙着管束新入学的小蛇们,实在是累到家了。
  哎,如果那条围巾滑下去,说不准就没有以后的故事了。
  活泼的格兰芬多们拍着彼此的肩膀,持续不断地笑着,用气音笑着。他们完成这一伟大的恶作剧后就立即跑开了,跑得越远,笑得越大声,最后笑得震天响。史蒂芬终于被吵醒了,然后开始下落。他立即抽出魔杖施了个什么咒,大声喊出咒语让自己不至于马上摔到地上。这位斯莱特林级长稳稳地落到一丛草芽上,勉强保住了脸面,并在那些格兰芬多跑得没影之前,一一记下了他们的笑声和跑步的姿态。
  嘶,看来他一定会讨回来的。
  平白被整的史蒂芬弯下腰,郁闷地拾起了脚边那本课外读物,紧接着,一个精致的信封从他衣襟里滑了出来。他拾起来看,收信人那一行用纯色的绿墨水写了“戴着绿围巾卧在半空中酣睡的Mr. Mage收”,花体字,好看得像调过的薄荷利口酒。这位斯莱特林级长不得不承认,他光是看到这行字就想要拆开封口。但他考虑到这可能是那些小玩笑的余波,没有立刻动手。
  “哎,也许那些小子还兼职帮他们喜欢的斯莱特林女生递情书呢。”他笑了笑。
  仅仅冲着写信人选择信封的品味与调和墨水的技术,他就已经不那么排斥这封信。
  史蒂芬最终拆开了这漂亮的小礼物,立刻又意识到另一件事:这封信不可能是个恶作剧。美妙的句子源源不断地涌进他的视线,一行接一行。“这一定是位天神的手笔。”他思索着,有点儿想亲吻信纸。
  信纸上有首用薄荷酒那样颜色的花体字组成的礼赞诗,赞美着一位史蒂芬未曾听闻过的天神,洛基。写信的家伙随性地描绘着神明那一头微微卷曲的黑头发,高强的法力,又紧凑地揭露他的内心,复杂得令人着迷。史蒂芬很喜欢读这个,他抚着那些漂亮的字,很快决定要写一封回信。
  休息时间只剩下一点儿,他念了句“羽毛笔飞来”,又让信纸也飞来,就地写起了回信。他很久没写过这么正式的信件了,捏造这些措辞教他非常吃力。写完后,他上下扫视了一眼,觉得自己的信严肃又愚蠢,但是称得上正经。
  最后,兴奋的青年在填写收信人地址上犯了难,他不知道该派自己的猫头鹰往哪儿飞。离奇的是,不多时,信封竟然凭空燃起青烟,被火吞没了。史蒂芬急忙用手去拍,又举起魔杖灭火,可是无济于事。他只能痛心地看着自己奋笔的成果被烧得一点儿灰不留。
  噢,其实这都是那些多管闲事的阿斯加德邮递员的过错。他们有时会好心帮一些蠢笨的回信者点火,而且都不吱会一声。史蒂芬非常聪明,也会点火,他完全是被那些递信者给误会了——他只是根本不知道怎么给一个住在阿斯加德的神明寄信而已。
  上课的时间已然临近,斯特兰奇级长决定压下怅然的情绪,强迫自己把这件事暂放到一边,留出空闲再回一封。可那张便条的出现使他很快再次兴奋起来,他差点在教室门口怔住,欣喜得几乎叫出声。
  “这个送信的魔法是神来之笔!”他想。
  他捏着便条,将它从手心滑进袖口,微笑着听了宾利老师的整节课。那微笑不是真的微笑,而是狠力压制过的喜悦,他实在是高兴得要命。这个级长从来不知道,一封信就能这样牵动他的情绪。
  一待下课,史蒂芬就挣脱前往餐厅的人流,找了个僻静地方写他的信。他没再纠结那些严肃的称呼,也没有试着掩饰情绪,而是尽情让自己的心绪流倾在信纸上。他写的字句让自己显得像个毛头小子,他一读就知道。可是级长不怎么在乎颜面了,他只想让信件对面的“Loki”感受到自己求知的真心。
  放下笔后,史蒂芬赶到了餐厅。回信并没有很快来,这让级长感到安心,还有一点儿失望。如果洛基的信当着众师生的面突然出现,他真不知怎么解释好。但他其实也很想对自己的同学谈一谈,不,炫耀——就是炫耀这个词。他也想对他人炫耀一下自己的新朋友。他想:“洛基才不介意这个呢。”年轻的级长会像他留胡子以后那样顾虑重重,但偶尔也会心生一些可爱的念头。
  吃过午餐没多久,洛基的回信就到了。它非常突然地出现在史蒂芬手掌里,但是很快就被抓牢了。级长愉悦地拆开信封,一路读下去。
  阅读信件的过程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愉快,一封信看完,史蒂芬心惊不已。他觉得洛基说的事儿,提的问题,都不怎么寻常。
  “怎么会有巫师不知道英国,不知道霍格沃茨?即便是麻瓜都知道英格兰……哦,洛基,这家伙,提起禁书的态度就好像提起儿童绘本。所以,这意味着……这代表……”
  史蒂芬双手捧着他的信站在原地,完全僵住了。思索了二十来分钟后,他多么希望自己的想法只是个误会。
  史蒂芬以自己速度的最高上限施了两个飞来咒,潦草地写了一张纸条。
————————————————————————
洛基,你是地球人吗?

Stephen.
————————————————————————
  那一天他没有再收到回信。
  “……也许以后的每一天,都不会再有信了。”
  夜晚,史蒂芬平躺在床上,情绪低落地谴责自己。他的斯莱特林室友沉沉地睡着了,他也累得要命,但是没有睡。
  “我的语气太不好了,问的问题也冒味。我大概会伤到他的心吧……但他也有可能是在套我的话,这个自称属于阿斯加德的外星人……不,我怎么能这样想洛基。而且外星人——哎,麻瓜的词。”
  史蒂芬翻了身。
  “我应该加强警惕心,也许洛基是个妄图打入霍格沃茨的黑巫师呢……不,他肯定就是一个友善的,想交朋友的外星人。而阿斯加德是他们的行星名。可他写的是英语……怎么会有能写英语的外星人?而且,写得非常不错。”
  他睁开眼睛,听着黑暗中一切轻微的动静。他坐起来,摸出枕头下的信封,感到有些难过。
  “这些字,这些称呼,它们是多么友善啊。洛基写给我的信是那么诚恳,我却该死的一直怀疑他。是我先请求做他的朋友,我应该拿出诚意。我本应在晚餐之前为他写封简信,但却失约了。跟外星人通信又会造成什么要命的后果呢?不会比失约严重。”
  史蒂芬忧郁地再次睡下了。
  他睡得很短暂,他还在等洛基的信,一直一直等。梦里面没有洛基,他做了个关于重夺学院杯的美梦,站在很多很多的斯莱特林生中间,浸在欢呼声里,无所适从。
  他直至睡着都没有等来。

【TBC】

评论(14)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