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月碧

是蝙粉。
特喜欢冷西皮。
极度杂食,什么都吃。
没有专产,常常互攻。

【法师组】情侣款


  前言:还是旧文,真的很旧很OOC很傻白甜,基本上全是尬聊对话,希望有人提意见。这篇是第一次发现法师组很好吃的鸡血产物,感觉囤在箱底有点可惜,就加了个结尾发出来。发完这篇旧文我就没有东西更新了。

001.
  洛基和他新交的朋友史蒂芬坐在他新购入的中庭公寓里喝茶。两个人就共同话题谈得非常兴起,愈聊愈热切,期间史蒂芬提出了一个问题:
  “你当初为什么会让着我?”
  这问题并没有导致冷场。洛基放下手里那杯添过三匙牛奶的红茶,露出微笑来,“Huh,终于意识到自己实力不济了吗,史蒂芬?”
  “你那时肯定没料到,光是退一小步就丢了那么大的丑。”至尊法师也放下茶杯,镇定地指出这一点。
  “对啊,三十分钟呢,得寸进尺的中庭法师。”洛基如今提起这件事可平静多了。
  “那到底为什么要让?”史蒂芬追问。
  “你是不是纠结这个问题很久了?”
  “没有……就是偶尔会想想。”
  史蒂芬的眼神一点也没有飘忽,看着像是真的不在意。但洛基一眼就能看穿。
  “如果不诚恳一点问,你就得独自思考一辈子了。”
  “算了,洛基,让我们带过它吧。这只是个闲聊话题而已。”史蒂芬决定放弃追问的大好机会。
  洛基白了他一眼。
  “你知道自己长得像我以前的暗恋对象吗?”
  “什么?呃,洛基……”史蒂芬当即卡壳了。
  洛基的语气轻描淡写:“这就是那个原因。好了,让我们聊聊明天的天气吧。”
  “我不太想聊天气……洛基,我们可以继续刚才那个话题吗?”
  “天呐,世界上竟然有美国人不愿意聊天气。你在试着说冷笑话对不对?”洛基故意一脸迟钝地回答他。
  “我想听听你的暗恋史,拜托。”史蒂芬不得不装出一种拙劣的八卦模样。
  “没有暗恋史,我很快就把他搞回家了。”
  “什么,那还算暗恋吗?我本来指望听听你爱而不得的苦相呢。”史蒂芬惊叹。
  “拜托,我可是个神。不需要耗过二十七小时就能领他回家。”
  “惊悚的笑话。你就花了一天多来追他?”
  “对,其中还包括发现自己暗恋他的时间。”
  “这家伙也太容易追了。”史蒂芬二度惊叹。
  “不,挺难的。”
  “怎么?”
  “他都跟我进家门了,还是一点窍都没开。”
  史蒂芬真情实意地叹气:“可悲的木头。”
  “Well,我有时还挺喜欢他不解风情的模样。”洛基无奈摊手,“看一根木头无视自己的调情,暗示以及偷换概念,其实还挺有趣的。”
  “爱好独特。”中庭法师报以善意的调侃。
  “至少我审美正常。”洛基比划着,“他有一双好看的蓝眼睛,留了性感的小胡子。”
  “听起来像caption。”史蒂芬抓他的空子。
  “什么?不,别开那个冰棍的玩笑。我刚刚才说过,他长得像你。”
  “你们分手了吗?”
  “对,已经很久了。”
  “他死了?”史蒂芬问了正常超级英雄会关心的问题。
  “没有,活得好好的。我们是和平分手的,我向来喜欢和平分手。史蒂芬,你想些什么呢? ”洛基再次无奈地摊开了两只手。
  “我在考虑,要不要捧着你的脸吻你一下,然后要求做你男友。”
  “什么?这么突然……史蒂芬,没开玩笑?”洛基脸上有种虚浮的惊讶。
  “我又不是真的木头。”史蒂芬学着洛基的样子摊开了手,“喔,你的暗恋故事讲完没?想看我吃醋的样子吗?”
  “你要知道,我认真说谎时不是这种水平。”洛基懊恼地微笑起来,“天呐,我给你太多提示了。”
  “我知道。发生这种情况一定是因为你爱我爱到忘记怎么圆谎。”
  “还只是有点喜欢,得寸进尺先生。”
  “好吧……你现在可以因为喜欢而吻我了吗?”法师站起身。
  “史蒂芬,我应该回答……”
  他们吻在了一处。
  这个回答根本没必要听,对吧?

002.
  史蒂芬终于吻到洛基后,开始被迫负责搞定他们下午茶时间的甜点。洛基是个非常挑嘴的男友,时常让史蒂芬感到烦恼,以及一点解决问题时的愉悦。
  “史蒂芬,今天准备的是什么?”
  “还没准备。你想来一碟栗子奶油蛋糕还是焦糖布丁?”
  “噢,我以为会有惊喜一点的选择。”
  “唔,惊喜……仰望星空派对你来说够不够出色?”
  “那是什么?”洛基语气里没有一点好奇,仅仅是在接他男朋友的话。
  “哦,你竟然没听过。”史蒂芬摸着下巴,微笑起来,“那是一道古老的英国菜。”
  “Well,我对中庭文化也不是了解得事无巨细的。”洛基躺进扶手椅的垫子里,着力点落在靠背上,冲他摆摆手。
  “你不好奇这个吗?”
  “你是一个美国人,却来跟我介绍英国菜?”洛基对他回敬了一个微笑,“没兴趣听。”
  “明智的选择。”
  “好了,没有惊喜对吧?那我要一支Little Damage的冰淇淋,要那种全黑的。”
  “拜托,洛基,他们家开在洛杉矶,而我们坐在纽约市中心。”
  洛基坐直身子,开始盯着他的手指看。
  “别告诉我,你来我家不带悬戒。”
  史蒂芬摆出两只手供他观察。
  “我为什么要戴它来你家作客?我觉得戴一顶巴拿马帽是我的极限了。”
  “真糟糕。”
  洛基脸上的神色极其微妙,看着像是在气恼吃不到竹炭冰淇淋,实际上却有些微笑的意味。
  “乐观一点,冰箱里还有大把水果慕斯。”史蒂芬假意安慰他。
  洛基换了话茬:“你不该这样大意的,万一需要用上,你可没机会后悔。”
  “这样一个风平浪静的下午,没可能用上它的。如果我真需要上哪儿,你可以代行它的职责。”
  狡猾,史蒂芬也拿出洛基当初故作迟钝的样子了。
  “噢,我宁愿相信你是刚刚把它塞到某个角落里了。”洛基冲他身后探了探头,很快感知到了那个小玩意。
  “实际上……是的。”史蒂芬无奈承认。
  “哈哈,我果然洞察万物。”洛基嘴上笑着,又换回了波澜不惊的表情,但他的男朋友总能解读出一点儿失望。
  “好吧,希望你不要对我出于懒惰的谎言生气。”史蒂芬干脆地扯了个谎。天知道他只是临时起意想哄洛基开心,结果看来似乎正相反。
  “自然,在我们两者中间,我才是最会撒谎的那个。”洛基靠回他的椅子背上,宽慰他过分紧张的男朋友,“拜托,史蒂芬,还记得我的名号吗?我当然不会对谎言生气。从通俗意义上来说,我似乎还应该庇护你这种……呃,精于说谎的信徒。”
  “那再好不过了。”史蒂芬扬起笑,从地板上捡起悬戒,套回手上,“现在你的信徒要跑去洛杉矶给你上供,记得等他回来。”
  “Bye,祝好运。记得让他们撒巧克力碎,或者大颗粒的也行。”洛基整个蜷在扶手椅过分柔软的垫子里,像只叮嘱猫粮口味的家养黑猫。
  呃,这比喻一点不适合洛基。史蒂芬暗自对着自己的造句水平叹气。
  “我会提醒店员撒爆米花的。”
  “不,别开玩笑,我不允许自己收到的冰淇淋上沾满爆米花。”洛基想象着它们被浸软的样子,无奈皱起两根眉毛。
  史蒂芬开始对着空气划圈,一脚踏了进去。
  “我觉得那个不糟。”他还剩半个身子冲着洛基说话。
  “你可以在我面前吃这个,但是我会因为收到这种惊喜而生气。”洛基一本正经地阐述他的底线。
  “好吧,好吧。我不坚持,毕竟一切礼物都应该以你喜欢为标准。”史蒂芬耸了耸肩,开始往后撤。
  “早该如此,这才叫明智。”
  只余下半张脸面对男友的史蒂芬突然又探出上半身,提出一个迟了好半天的问题:
  “对了,我能得到什么回报吗?”
  洛基简洁地回答:“没有回报,我不会亲你的,快去。”
  “哦,真遗憾。”
  中庭法师带着那种不怎么讨人喜欢——干脆说,欠扁的微笑,消失了。

003.
  “天呐,你是那个有超炫斗篷的法师!”Little Damage当天值班的店员姑娘眼睛都亮了,压着一股激动劲说话。
  “是的,请问有竹炭冰淇淋吗?我要两支。”
  “有的有的,马上好。请问您想搭配哪种Toppings?”
  “一支要黑巧克力碎。呃,另一支——”至尊法师揉揉下巴,“随便来点……不,等等,请问你们有什么Toppings和黑巧克力碎看上去像情侣款吗?白色的那种,不是巧克力也行。”
  “对不起我们今天没准备白巧克力,我马上去找一块!”店员明显无视了他补充的后半句。那是句废话,除了白巧克力还有什么跟黑巧克力算情侣款。
  柜台后的小姑娘决定为客人提供最周到的服务,从旁边一只女士包里掏出了一板巧克力,比利时的。
  “太好了,莎拉今天选择了白巧克力。明智的姑娘,我会补偿你的。”小姑娘念叨着,举起巧克力去往操作台。
  史蒂芬不大自在地揉了揉手肘。他有点后悔说出“情侣款”这个名词搞得店员分外热情了。哎,至尊法师的八卦,谁不想打听?但他没想好要不要开口,毕竟洛基还没把他们的接吻照放上推特,他也不太清楚洛基对公开恋爱关系的态度。小姑娘听了八卦后肯定Po到网上去,他要慎重一点。可是一支竹炭冰淇淋足以消弥洛基的抱怨了,他应该主动争取一些回报。
  “法师先生,您要的点单。”
  热情的店员姑娘一手一支举着两个黑漆漆的情侣款冰淇淋回来了。
  “放心吧,先生,我不说出去。”小姑娘笑盈盈地看他。
  “……谢谢。”
  至尊法师哑火了。
  他真有点敬佩这个姑娘。
  心情复杂的法师拿出钱包,付了帐,用不戴悬戒那只手接过两支冰淇淋,转头离开。
  接着至尊法师斯特兰奇在单手握着两支大号情侣款冰淇淋踏出Little Damage的时候被袭击了。
  袭击吧,本来对至尊法师来说是平常事。而且这种发生在冰淇淋店门口的袭击按常理来说都不是什么致命级别的,很好对付。
  但他打架的时候让冰淇淋脱手了。
  哎,即使是至尊法师也不能单手拿着整整两支正在融化的冰淇淋施法。
  如果他带了那件能把自己拧起来拿东西的斗篷还有点可能。
  总之,那两支可爱的情侣款冰淇淋落地了。而他总不可能为了十四美刀就原地施一个时间魔法吧?
  于是史蒂芬转身回了没有过分损坏的Little Damage,再点了两支竹炭冰淇淋。
  惊魂未定的店员姑娘连连道谢,回头自觉做了两支情侣款。手抖,耗得有点久。
  这时,店外又出现了一个针对至尊法师而来的袭击者。
  那个袭击者是他男朋友。
  这就很致命了。
  但洛基袭击他的方式特别令人轻松愉快,一路从门外跑过来扯开他的衣领问什么事耽搁那么久。
  年轻的店员姑娘看见洛基出现的那一瞬间,脸上有种兴奋混杂着紧张的表情;看上去想尖叫“啊,我看见我最喜欢的那个反派出现在我们店里了”又惦记“天呐他不是来袭击这个酷毙了的法师先生吧”,进退两难。接着她想起自己在网站上看到过洛基喜欢甜食的说法,决定尝试用整间店的冰淇淋恳求洛基放过这个准备和爱人共享冰淇淋的法师先生。毕竟,打扰型男谈恋爱是有罪的,即便是全美最辣的反派小哥也不能这样干。
  但洛基搞得法师先生脖子底下那颗衣扣崩开时,小姑娘的脸又变了:
  瞧瞧这个提衣领的方式!一看就不是有仇在身而是蓄意调情!
  为什么这个耍戒指甩斗篷的法师不早点说他点的那两个冰淇淋有一支要给洛基?这可是一次给洛基准备冰淇淋的经历,我居然就这么草率地糊弄完了!仙宫来的小王子应该得到一支世界上形状最完美、巧克力碎分布最均匀的冰淇淋!我颤抖的手做出来的是什么!
  看来近距离遇上偶像还不用遭遇生命危险的店员姑娘现在有点懊悔。她一手一支店里的招牌竹炭冰淇淋僵在原地,表情连连变换。
  正互揪衣领的法师们没空扭头去推测冰淇淋店女店员的内心想法,他们看上去马上要吻在一块了,可惜没有。因为史蒂芬低声提醒洛基,他们附近站着一些围观群众。他是如此确信洛基不想公开,而洛基以为老派的史蒂芬顾忌影响,没有强求。
  最后是史蒂芬先放开洛基的领子。他不太讲得清楚自己揪洛基衣领的动机。法师本来想送上一个老派的亲吻,大概是“没事你男朋友拯救世界回来了非常平安”那种吻,最终却改变主意。洛基似乎看穿了他的行动计划,但是没怎么在意他的半途而废。两个人最终都松开了对方,然后回转身子去接自己的冰淇淋。
  “这是你们的冰淇淋,情侣款,一共十四美元。”店员姑娘过分热情地看着洛基说话,没加重情侣款的读音,但她确定洛基能注意到那个词。
  “情侣款?”果然,洛基对此重复一遍,勾着笑看向自己的男友,“噢,史蒂芬,我很乐见你可爱的小心思和放弃撒爆米花的品味。”他陷入了某种思索。
  “我只是想试试白巧克力碎,而且店员强烈推荐。”法师没法在洛基的注视下对店员姑娘打眼色,于是他极力祈祷这个姑娘愿意顺着他的话说下去。显然的,没有。
  “是的,我认为这位法师和他男朋友值得最好最般配的冰淇淋。”
  算了,反正小姑娘没有透露这两支情侣款是他要求做的。史蒂芬整个啃了一口冰淇淋,掏出钱夹结账。
  嘶,好凉。
  “请问这个小惊喜是我男朋友要求的吗?”洛基吻着冰淇淋顶部小小的漩涡,故意眨眨眼,提出疑问。他知道崇拜他的中庭小姑娘绝对吃这一套。
  “当然了,先生,这位陷入爱河的法师根本挣脱不出来。”小姑娘看着像心上中了一箭,忍住没有结结巴巴地说话。
  史蒂芬瞥向他男朋友反复舔舐那个冰淇淋尖尖的动作,表情看着也像心上中了一箭。
  洛基这家伙做男友时让人成瘾,他根本没可能挣脱好吗。
  洛基观察了史蒂芬几分钟,结束思考,做下定论,确信他男朋友陷入了某种关于公开关系的焦虑。而他现在就要贴心地解决它。
  “好吧,看来我必须兑现自己的奖励。”
  史蒂芬的瞳孔放大了,某种隐秘的期待浮现在他心底。
  洛基转过头,在几十台移动摄影设备前捧住他的脸,离他低温的嘴唇只有一点距离。
  “上过全球头条吗,史蒂芬?”
  至尊法师想告诉他有,但最后明智的什么声音都没发出。
  他男朋友辣透了。他怎么可能浪费接吻时间解释这种玩意儿。

【END】

评论(19)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