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儿月碧

是蝙粉。
特喜欢冷西皮。
极度杂食,什么都吃。
没有专产,常常互攻。

书信往来(中)的草稿,没写完

003.
  洛基承认,他看到史蒂芬等不及到晚上就寄来的纸条时非常愉快。但,待他展开纸条,见到内容时,他的脸色就变了。
  地球。天呐,洛基当然知道地球是哪儿,阿斯加德的藏书不至于连这个也不写,而且他幼年时偷偷去过。地球,一个中庭的别称。哦,中庭,真要命,简直是开玩笑,阿斯加德王子刚喜欢上的朋友是个中庭人。流放之地的原住民,志向远大但是注定平庸弱小。
  洛基没有再把这张纸条收进怀里,他眼睛都不眨地销毁了它。他的手很稳,但嘴唇是抖的。
  “我为一个中庭凡人耗了一整天时间,还差点跟他交上朋友。尽管他是个法师,但他隶属于中庭。”
  洛基感觉自己受到了蒙骗,可他又完全清楚,这个中庭法师是无罪的。他的感受现在复杂极了。
  “要是史蒂芬他早一点说清楚,要是这个中庭人早一点提出‘地球’这个词,我就不会愚昧地承诺那么多,构想那么多了。”洛基捂住眼睑,神情恍惚,压抑着难过。
  “我甚至想要给一个中庭人偷带阿斯加德的藏书,为他剖析这里的魔法……噢,真希望海姆达尔还没有把这个告诉众神之父。”
  他用右手伸进衣襟,拿出那两封信,在左手上擦燃一缕火。他凝视那两个拆了封的信封,凝视了好几分钟。Stephen这个名字在他心里晃了许久。僵持到夕阳泯灭,左手的火终究是灭掉了。
  “洛基,这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是一个给你写过两封信的小孩儿,他有没有交付真心都说不定。中庭人生命短暂而力量弱小,不值一提。”
  洛基试着再次擦出那缕火。
  “就算他是真心想跟你做笔友,就算你这样乐观地假设,你也不该幼稚地卸下防备。拜托,你甚至才第一天认识他。”
  他试了又试。
  “喔,你见识过中庭人的狡猾。你亲手愚弄过他们,他们不可信。”
  他没有成功,手一直在抖。
  “你也不可信,洛基,你不该愚弄这样一个孩子。”
  他放弃重复尝试,扔开了所有的信。
  “你就不该交朋友。尝试也是错误。”
  洛基一直坐到月光照进窗户,史蒂芬说好的回信也没有来。他知道自己应该写点什么跟那个中庭小孩解释一下,也可以撒个谎,不然质问对方几句也是好的。最好的作为是破罐破摔,干脆地答一个不,那个小家伙一定会惊慌失措地去求助他的老师,再不敢写信来。
  洛基在很多张纸上写了很多个“No”,还是用那种薄荷利口酒似的墨水,字母倾斜的弧度恰到好处。但是他迟迟没有署名,没有烧掉信纸。他总想要写得再好看些,毕竟这一定是他寄给史蒂芬的最后一句话了。
  “啊,我开始多愁善感了,坏事。”
  洛基最后寄出了一句信手写成的“Of course not”,没有留下署名。
  夜风在他的寝宫里流动着,注视他用火灼烧信纸。未来的冰霜巨人对刚刚失去的友谊感到惋惜和烦心,他非常想对谁倾诉几句,而且拒绝再写任何具有被接受风险的信,于是他走出寝宫。
  “找中庭人做情人都不会比这糟,我不该对他们唠叨心里的想法。”
  洛基快速穿行在长廊里,漫无目的地避开侍卫,完全是随心地行走着。他想拜访弗丽嘉的寝宫,但他认为这样做非常的不恰当,理由也难以提出口。他确信自己的妈妈会劝解并且宽慰自己,那不是他今晚想听的。至于索尔?他不擅长倾听,洛基也不想让自己的烦心事被无意间传得人尽皆知——哎,人尽皆知,也许海姆达尔早就把这事上报奥丁了。
  “对,海姆达尔……我该去找海姆达尔问问情况。希望中庭小孩还睡得着觉。”洛基施下幻术,拐了步子。
  是的,洛基承认自己想听到史蒂芬辗转难眠的样子。
  彩虹桥就永远在那待着,海姆达尔也总是驻守在那里,洛基很快绕到目的地。海姆达尔正支着自己的剑站在那,就像他一直做的那样,观察万物,评估风险。他偏了头分给洛基一些目光,提前回答仙宫王子尚未提出的问题:
  “我看到你的新朋友难过地睡去了。”
  “朋友?谈不上。我不会再与中庭来往。”洛基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他隐藏情绪的功力一直挺厉害。
  “他对阿斯加德并无威胁,但你最好别将阿斯加德宝贵的藏书外带。”海姆达尔并不理会他的辩言,只是坚持自己的风险论。
  “我不会去见他。”
  洛基控制着睫毛的颤动,转身走了。夜风把他的衣摆吹得轻微翻卷,他消失得很快。

004.
  史蒂芬醒来的时候,那张漂亮的外星纸片就落在他鼻尖上。
  他单手捏起来,盯着洛基的字迹,不觉得惊慌,只是认为非常漂亮。他已经完全平复好心态,地球魔法与外星魔法说到底又为什么不能相容?他打定决心挽留洛基这个朋友。
  级长的室友们还在梦中发散思维,史蒂芬已经坐起身,用飞来咒取得写信的全套用具。早晨的时间可贵又易逝,他来不及一字一句地琢磨,只能尽量把心里话写清楚。
————————————————————————
Dear Loki,

我为自己的冒味而忏悔,洛基。

我思索一夜,仍然希望成为你的友人。我很抱歉自己曾因你的身份而触犯你,但愿你没有因为这个坏了心情。我对外星人绝无偏见,阿斯加德一定是颗非常漂亮的行星。希望你还愿意搭理我。

我没有异心,保证这些字句都出于真情实感。你一切都令我着迷,我不想失去你这样一位优秀的笔友。我以自己的姓氏起誓,绝不向任何人透露你的魔法。

时刻盼望你的原谅。

Yours Stephen.
————————————————————————
  史蒂芬不敢多看一眼,用魔杖点起火烧掉它。
  我必定要被当成傻瓜了。我写字的墨水质量真次,道歉的水平实在烂到家。这道歉信根本蠢透了,我倒不如只说一句话。
  可那不诚恳。只有一两句的道歉信如何能获得原谅?
  史蒂芬握着他的笔,陷入一种无言的紧张。洛基的回复当然不会很快来,除非那是句回绝。他甚至可能还在飞船舱里睡觉。史蒂芬在回信到来之前还得照常生活,全心学习,以及给自己换一瓶墨水。
  墨水问题在史蒂芬的室友们起床后解决了,同窗们聚在一起教会他如何调配最漂亮的斯莱特林色系笔墨,然后各自分散开前往食堂。史蒂芬第一个起床,却走在最后头,思考了一路,在心里反复推测洛基可能有的反应。当他终于坐到长桌前准备享用早餐时,格兰芬多长桌边上那些昨天才捉弄过他的新生们丝毫也没有引起他的关注。男孩们不时互相推一下对方,最终隔着老远递过来一张有着“对不起”和署名的便条。
  这些不懂规矩的新生确实可爱。但愿他们真正参与进学院之争后还能这样讲理。
  史蒂芬又使了飞来咒,捏着自己的羽毛笔回复没关系,笔墨漂亮得令人惊叹。他用羽毛尖戳着自己的侧脸想:Boys,我应该感谢你们让我遇见洛基的信。真希望你们还能带给我那么好的运气。
  这个小插曲没有后续,史蒂芬很快吃完自己搭配的单调早餐,份量少得让人疑心他在节食。他将空盘子和议论声留在身后,一边往外走一边安排自己今日的空余时间:首先是归还那本催眠效果惊人的课外读物,然后等待洛基的回信,做好等待一整天和重新道歉的心理准备——
  级长没有料到的是,当他独自一人穿过长廊时,他日程表上的第二项待办事项就出现在他头顶上了。史蒂芬一下停住,顶着那封信好几秒钟,平复呼吸,伸手揭下来。
  收信人那一栏写着“诚心道歉的史蒂芬·斯特兰奇收”。
  史蒂芬险些忍不住亲吻封口。他早已领会到外星魔法的奇妙,也知道若自己心存它念,这封信便不会出现。

005.
  史蒂芬在展开最后一折信纸之前一点也没有犹豫,他现在看到一片形状像鸦雀的云飘过都想描述给洛基。当然,他会把急迫的情绪写得很含蓄。
————————————————————————
  傻瓜中庭人,我不是你们通俗意义上的外星人,阿斯加德不是行星。我是王储,是神。

  Loki Odinson.
————————————————————————
  这高档信封里承载的字句与便条无差,洛基甚至不肯给个称呼。但史蒂芬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读出,他并不因为猜测落空而窘迫。
  “所以,那首礼赞诗是你写给自己的咯?”他很想立刻伏在墙上写下这句话寄给洛基,然后开上两个玩笑缓解尴尬,最后用一两句赞美神明打卷的黑发。
  但洛基还没有明着说原谅史蒂芬,而且他是一个神。
  史蒂芬又盯着神与王储这两个词把信读了一遍,把自己不得体的提问咽回喉管里。
  啊呀,王储。怪不得他会是这样一个人,字句礼貌又风趣。他那么乐于交友,大概是个新生的、比我大不了多少的神明。
  史蒂芬盯着那片形状像鸦雀的云散作一团,乘着风远去。打消了描述它的想法。
  我要进修多少年才能达到那首礼赞诗里的水平?
  他走出偏僻的长廊,想不通自己为什么对洛基的说辞深信不疑。

评论(4)

热度(11)